【原創文學】吃羊奶
農村的夏初,還殘留著槐香的清晨夾雜些泥土的氣息,那是我永遠都聞不夠的味道。每到屬于我的這個慵懶的季節,總是在姥爺干完農活兒回來還能看見我撅撅的屁股。就有那么一個不同往常的日子,我破天荒的早早就爬起來了。
“姥爺,我尿”
沒有人支聲。
“姥姥,我尿呀!”
還是沒人搭理我。我便不再像往常那樣,撒嬌著被姥爺抱抱上茅房。自己看了看已經上三竿的日頭,好象是傻笑了笑。就一咕嚕下了床,赤巴腳往茅房跑去。
便畢,忽覺得肚子餓餓。我四下里找吃的東西。灶房矮矮的吊頂偏處掛著一個饃藍兒,誘得我直流哈啦子。我拿來板凳爬到灶臺上,籃子垂手可得,仿佛饃饃已入我口。又好象是傻笑了笑。這一笑真的是傻了,籃子是空的。
“沒有饃饃”
我可憐巴巴的從灶臺上爬下來,忘了把小板凳送回堂屋。就一扭一扭地去了前院兒,又去了后院。
一片小菜地。
兩只豬豬。
羊夫婦,還有兩個羊娃娃在吃奶。
我小心翼翼地站到它們跟兒。一邊看著,一邊吮著大拇指。好大一會兒,有個調皮羊羔羔跑開了,看它東撒歡西撒歡地,八成是吃飽了。我用手指去接羊咪咪上的快滴下來的乳汁。然后趕快用舌頭舔了舔再吸了又吸。我還想再去接一滴吃。那個調皮羊倏地鉆到母羊肚子底下了。我的伸出的手又縮了回來。那會兒我想要是沒有這個羊羔羔,我不就可能悠哉悠哉地出羊奶了嗎?想著想著,就伸手去抱它。我吃力地把它拖到一邊,自己慌忙蹲到羊媽媽肚子底下去吮奶水吃,生怕它搶了去。
怕它,它還是蹭過來了又。我無奈只有看的份兒了。看,再看。又生意歪點子。這回我不僅僅把羊羔抱開而已,而是把它抱到前院,然后把院門掩上,那憨憨的小東西就開始在前院獨自撒歡了。
我還搬來一個小凳子坐在羊媽媽腿跟兒,開始貪婪地吃著羊奶。更莫名其妙的是羊媽媽怎么就沒發現我不是它的乖乖呢?好吃好喝一頓畢。我便哼著啷咯哩咯去前院找小羊了。我也撒歡去。
天藍藍,風暖暖,我憨憨。

2019/1/30 16:10:57 通過網頁

更換一道題!

下载广东快乐十分